石嘴山英才网!为您优选文章,天天快乐阅读!
欢迎您的到来,请登录注册 哇!繁體版
首页 > 深夜里的列车“大师”:在旅客看不见的地方守护春运

深夜里的列车“大师”:在旅客看不见的地方守护春运 作者 / 化乐杉

  春运深夜里的列车“大师”们

  【新春走基层】

  穿梭在列车间的“组装大师”

  时间:1月16日凌晨

  地点:铁路上海站客车技术整备场

  “1号已上车。”“1号已上车,0号明白。”

  凌晨1点20分,对讲机里铿锵有力的对话打破了冬夜的宁静。上海站客车技术整备场调车长盛旭峰收到命令,在确认调车人员上车后,开始指挥当天第一趟调车作业。循着声音,只见寂静夜色下,黄色的身影时不时在列车间穿梭,他们是被称为列车“组装大师”的调车员。

  调车员是铁路特殊工种,每当有列车进出车站、车辆和机车分离、车辆检修、列车的编组和解体都需要他们“穿针引线”。春运期间的列车编组量比平时增加不少,为了不影响白天列车的正常运行,列车编组都是在深夜进行。

  上海站客车技术整备场调车组共有职工30人,每个工作组4人,其中调车长1人、连接员1人,制动员2人,人虽然不多,但是每个人都责任重大,全力为保障列车安全有序运行贡献自己的力量。盛旭峰说:“每一次拆加、顶送作业都是一门学问,都是在考验调车员的专业技术水平。调车过程中不能有丝毫懈怠和麻痹,夜间工作更是如此。”

  “取送16趟增开列车,编组3趟增开列车,K849、K2185、1461次固定列车进行扩编。”调车长王裕晖反复核对着当晚的工作任务。他告诉记者:“夜间作业强度压力极大。调车员每连接或拆分一次车厢作业算一‘钩’活,除了日常计划内的列车编组外,春运期间额外增加大量列车的编组,平均每天要挂70多‘钩’,比平时增加了两小时。”

  毛浩炜是2016年进入上海站的大学生,虽然工作年限短,但劲头十足。在师傅的带领下,毛浩炜现在已经可以独立上道作业。谈到春运,毛浩炜说:“以前上大学的时候,对铁路春运的认识就是车站里人山人海,工作人员很辛苦。现在自己做了调车工作,才知道火车正点运行的背后,还需要许许多多幕后工作者,能参与到春运工作,我觉得很有成就感。”

  “0号明白。”王裕晖肩上的对讲机又响了起来,调车员们又继续在寒夜里忙碌了起来。正是有这样一群穿梭在列车间的“组装大师”,确保春运期间每一辆列车组装合体,才让回家的路更畅达。

  掌控数据的“规划大师”

  时间:1月16日凌晨2点

  地点:上海站营销分中心

  凌晨2点,热闹了一整天的上海站逐渐平静下来,一盏盏灯逐渐熄灭,城市慢慢进入梦乡,上海站营销分中心里灯火通明。当晚值夜班的是客运计划员陈颖洁和刘澄澄,她们用键盘敲击的声音拉开了夜间工作的序幕。

  当天卖出去的每一张车票,在她们的电脑上都会有记录。她们要根据当天售票情况、次日预售情况等,汇总出热门方向,针对紧张方向申请增开列车。同时,还要梳理有余票的方向,策划接续换乘,制定联程票方案,抓紧在第二天开窗时能及时向旅客推荐。

  “今日铁路上海站预计发送旅客43万人,其中上海站12万人,南站6万人、虹桥站25万人。计划增开列车35趟,主要发往云贵川渝方向,其中上海站计划增开21趟,上海南站计划增开7趟,上海虹桥站计划增开12趟……”春运期间,这样的数据资讯在各大媒体反复播报,为旅客出行提供参考。看似简单的一串数字背后,是客运计划员夜以继日地工作。

  客运计划员负责车站客运调度命令的接发、客流数据分析和实时售票动态盯控。她们的工作虽然不直接面对旅客,却和旅客的出行息息相关。她们在旅客看不见的地方,心心念念的就是旅客如何能更容易买到回家的车票。大到一趟列车的增开,小到一张车票上的检票口、候车室等提示信息,都凝聚着她们的付出。一杯提神的咖啡和一袋饼干,是她们夜班的标配,这样的忙碌从春运前一个月就已经开始了。

  陈颖洁自豪地告诉记者,她们提供的数据给春运增开列车的申请提报,提供着强有力的依据。到目前为止,根据她们的分析报告和增开列车提报申请,2020年春运期间铁路上海站已增开列车305趟,日均增加运能近4万个,为西北、云贵、川渝、中原等方向。

  清晨,城市开始苏醒,忙碌了一夜的她们工作告一段落,而刚出炉的数据也转化成一条条信息,传递在广播和电视上。

  (本报记者 颜维琦 本报通讯员 朱舒丽 徐欣瑜) 【编辑:黄钰涵】



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
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
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可向我们举报